•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行業分析

    電力企業面臨的五大困局

    《能源》雜志發布時間:2022-07-14 11:55:10  作者:徐進

      本文摘編自《能源》雜志,作者是中國能源建設集團投資有限公司總經濟師徐進,原標題為《電力企業面臨的五大困局》。

      隨著我國經濟邁入新常態,能源電力轉型的任務更加艱巨,高質量發展的要求更加突出,還有新冠疫情反復變化和中美貿易沖突的不斷加劇,以及國內外經濟環境日益復雜等相互疊加影響,導致能源電力企業面臨多重挑戰,新舊風險交織并存,讓本來飽受發展困擾的能源電力企業更加“雪上加霜”。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不少能源電力企業的身上或多或少存在以下五大“沉疴舊疾”,讓企業長期飽受難以承受的“煎熬”,需要勇于面對并加以化解、疏通,努力做到于變局中開新局。

      困局之一:“降碳減排”道阻且長

      “雙碳”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系統變革,能源電力企業紛紛確定了自己“雙碳目標”的完成時間表和路線圖。但完成既定目標仍存四大困境:

      一是政策困境。我國在碳中和、碳資產碳交易等方面的立法嚴重滯后,缺乏高層級的法律支持,相關的配套措施也不健全,完善的財稅激勵政策和法律法規體系仍有待搭建。

      二是技術困境。我國在碳減排方面的技術儲備進步很快,但與歐美日等發達國家相比差距仍然很大。

      三是經濟困境。綠色低碳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非常難,需要付出巨大的經濟代價。CCUS凈減排成本對于絕大多數處于微利甚至虧損狀態的火力發電企業來說也是難以承受之重。

      四是環境困境。風電、光伏、水電等清潔能源資源過度無序的開發必然會帶來嚴重的生態環境問題。新材料和新化學品在新能源加工、生產、運維等過程中的廣泛應用,也會產生大量對環境有害的物質,回收利用和報廢處理也要花巨大的費用代價的。

      困局之二:產業轉型步履維艱

      首先,新經濟時代的到來,能源電力企業的“老套路”已經行不通了。企業原有的組織架構、知識結構、產業體系、發展路徑,管理層思想、經營觀念要跟上時代新潮流。

      其次,數字經濟時代的到來,企業生產力的底層早已經發生了質的改變。數字經濟正在成為驅動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引擎。

      再者,后疫情時代的到來,為傳統能源企業的轉型升級增添了新的變數。幾乎可以肯定的是,疫情之后能源電力企業面臨的國際經營環境將會更加惡化。

      困局之三:“煤電頂牛”知易行難

      不可否認,煤電作為我國的主力電源,長期以來發揮著電力安全穩定供應、應急調峰、集中供熱等重要的基礎性作用,而且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仍需要繼續發揮煤炭在我國能源中供應中的主體作用以及煤電在電力系統中的兜底保供和調峰調頻等作用。因此,在“雙碳目標”下,如何科學把握好煤電的發展定位、有效破解煤電發展的困境、切實避免煤電發展陷于惡性循環并從根本上解決“煤電牛頂”現象,越來越成為業內外不少有志之士主動思考和苦苦探索的一個重大而又急迫的問題。如果要想從根本上破解煤電牛頂的難題,治本之策在于加快推進電力市場化改革,更好發揮市場機制在優化電力資源配置和促進上下游產業協同發展中的作用,借助煤價、上網電價、用戶電價通過市場化方式“三價聯動”的方式,讓市場的“煤”與市場的“電”有機銜接起來。

      困局之四:產能過剩難題待解

      企業總體規模越來越大、效益越來越差,能源電力企業的“巨人癥”、“虛胖癥”不僅體現在經營體量上、資產規模上和人員數量上,而且體現在過剩產能上、業務范圍上和管理層級上。經過持續多年的“跑馬圈地”和無節制地高速發展,我國能源電力行業的總供給已由短缺時代轉入總體過剩時代,尤其是傳統的煤電產能過剩相對突出,能源建設市場供過于求,中低端電氣設備嚴重飽和。

      一是從發電側來看,我國一方面“窩電”嚴重、一方面又“野蠻”生長,造成嚴重的低效、無效投資,煤電裝機規模偏高,發電利用小時逐年降低。

      二是從建設側來看,受能源電力轉型的影響,傳統電建市場的空間不斷萎縮,“僧多粥少”的狀況越來越突出,電力建設任務嚴重不足,市場競爭日趨激烈。

      三是從裝備側來看,電源設備尤其是火電設備的行業集中度雖然相對較高,但產能過剩非常嚴重;輸配電設備領域細分行業多,在高技術領域國內領先企業相對較少,而在中低端領域的企業數量較多,競爭較為激烈;電氣設備行業目前除少數幾家頭部企業有一定的競爭力外,大多數在產業鏈上下游中處于弱勢地位,產能過剩也非常突出,生產嚴重不飽和。

      “十四五”期間我國能源電力需求預計會保持低速增長,年均增速在2.5%左右,因此,有必要從供需兩端入手,下大力解決能源電力產能過剩問題:一方面在供給側方面,要堅持優化增量與調整存量并舉方式,在加快淘汰落后產能和處置“僵尸企業”的基礎上,大力推動煤電節能降碳改造、靈活性改造、供熱改造“三改聯動”,努力拓展電力新業態、新技術、新產品;另一方面在需求側方面,加大電能替代與綠色消費導向等多措并舉,全面推動節能降耗降碳行動,提升終端用能低碳化、電氣化水平,不斷培育能源電力消費新的增長點。

      困局之五:數字轉型任重道遠

      真正掃除以下三大“擋路虎”:

      數字化的思維體系尚未建立。絕大多數能源電力企業仍停留在傳統的經營思維模式上,很少能夠用數字來探索和思考事物,用數據來發現問題、洞察規律、探索真理。

      敏捷的組織體系尚未普及。數字化轉型的關鍵并在于技術和設備的先進性,而是組織變革使之具有敏捷性和適應性,因為大型企業的組織要遠比科技要復雜得多,更多的是領導層面臨的挑戰,而非技術難題,組織才是數字化轉型的核心所在。

      數據價值的挖掘很不充分。如何將“沉睡中”的能源電力數據喚醒,并作為資產挖掘其價值早已成為行業普遍共識。其中最為關鍵的是建立健全能源電力數據使用的制度依據、明晰電力數據管理權責利界定,摘掉戴在能源電力企業頭頂的“緊箍咒”。

      如何打通能源電力企業與部門之間、能源電力部門與其他部門的數據壁壘和數字鴻溝,形成數字轉型和能源轉型要相互支撐、攜手共進的局面,這不僅是技術問題,而且是意識問題,更重要的是機制問題。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老师别揉我奶头嗯~啊视频